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如何建立博客 >> 正文

钢贸商成钱荒第一个接棒者小钢厂或紧随其后

日期:2019-2-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钢贸商成钱荒第一个接棒者 小钢厂或紧随其后

时间:2013-6-27 11:19:53   银行加紧逼债 融资难度增加

本报记者 赵普 北京报道

自6月20日以来,由于银行同业间拆借利率飙升造成的银行“钱荒”问题,对于原本就受到严格融资限制的钢贸商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

“钢贸领域对资金的占用非常大,尤其是对于那些对接上游的现货钢贸商来说,由于近年来市场需求萎缩,存货周转率下降导致资金占用比例上升,再加上近期银行钱荒,资金链变得极为脆弱。”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对记者表示,近期已经逐渐有存货较多的现货钢贸商转向民间资本市场。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钢贸商的生存现状才仅仅是钢铁产业链的冰山一角。

钢贸商缩水

就在6月25日民生银行紧急召开的投资者交流会上,副行长赵品璋透露,目前民生银行非标资产超标有120亿元,将在7月20日前全部清零。这家最早尝试钢贸贷款的银行将延续自去年8月以来行业间收缩钢贸贷款业务的政策。

“不仅民生银行在缩减钢贸贷款业务,包括曾经‘热情接待’的华夏、光大等几家银行也都在收缩这块业务,以前银行甚至主动上门提供贷款支持,而目前的状况是,坐等月余也没拿到贷款。”上海的一家钢贸企业总经理近期正在为融资发愁,银行屡屡逼债,使他说话的语气也显得很焦躁。

一位业内分析师告诉记者,实际上,两年多以来钢贸商的市场环境就在不断恶化,资金链也越发紧张,而钢贸商领域尤其是上海区域普遍存在的通过虚假注资担保公司,抵押质押、重复抵押、互保联保的方式,大量套(骗)取银行贷款的行为,不断恶化着钢贸商的融资环境。

“很多原来在上海的贸易商都转到其他市场去了,比如西北等内陆市场。”我的钢铁网分析师朱喜安告诉记者,以前上海是贸易商的必争之地,供求市场以及价格风向等都在这里,但一方面随着对市场影响最大的螺纹钢供求关系在向其他市场转移,上海的中心作用慢慢淡化了。此外,钢贸商对银行等的资金吸引力也在下降,上海的优势在慢慢削弱,而西北的二三线城市的需求更有实际基础,而且在那里也能得到一些资金和政策的支持北京军海脑科医院治疗癫痫怎样

不光是上海,一位在天津长期从事钢贸行业领域的人员告诉记者,近两年来,天津本地的钢贸商数量减少了10%到15%,而来自福建、上海等外地的钢贸商减少了一半,这些钢贸商主要集中在东丽、北辰等区域。在北辰区域储宝钢材市场之后建立起的钢材市场,其入驻率都很低,以前能有70%到80%的进驻率,而现在只有30%到40%,而且很多钢贸企业只是留一两个人在这边。

虽然目前对于上海减少的钢贸商数量还未有统计数据,但可以得知的是,今年3月18日至4月17日,在上海共发生209起银行起诉钢贸商还贷的案件,而根据公开消息显示,大部分钢贸商没有偿还能力,也即意味着破产,而上述这位总经理的公司就徘徊在破产的边缘。

资金源头越来越窄

留下来的钢贸商面临的是越来越窄的融资渠道。

上述上海的一家钢贸企业总经理被银行内部人士告知,如果实在着急用钱,最好找找其他的途径,以前还可以帮忙想想办法,现在这个时候短时间内办不出贷款,“上面监管得太严鞍山治疗癫痫病医院。”

实际上,自2012年4月26日,银监会发文要求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及时调整信贷方向和政策、防止部分钢贸企业虚构贸易背景的套(骗)取银行贷款行为发生后,钢贸商的日子就越来越难,先是银行不断逼债,继而是对抵押资产、资金用途等各方面的严查。

强冠集团副总经理翁航告诉记者,每年的6月30日都是钢贸商半年还款的一个周期截止时间,钢贸商这时需要向融资机构还款并进行再次融资,而今年受到银行“钱荒”影响,加上银行逼债的行动,钢贸商的融资难度比往年更大。

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一位马姓业务员告诉记者,由于钢贸商此前出现的很多问题,以钢贸名义借贷并不容易。交谈中,他特别强调要看抵押资产的优劣,如果抵押资产较好,贷款利率可以给予一些优惠,但是最低也不会低于年化12%的贷款利率。

此外,这位马姓业务员还告诉记者,以往的公司联保、担保公司方式治疗癫痫病的好方法都不可以,只能通过用抵押资产来贷款。

相比民营钢贸商来说,一些国字头钢贸企业还可以从银行获得贷款,不过融资成本也提高了很多。

一位中国银行负责贷款业务的客户经理对记者表示,对钢贸商普遍采用的承兑汇票的贴现利率都出现了提高,以前的贴现利率大概为一年6.1%,而现在提高到了一年6.9%,招商银行、工商银行则还要高一些。

而钢贸商张先生对记者表示,目前银行信贷尤其是对钢贸领域的信贷门槛很高的情况下,且钢贸商回款困难,稍高的承兑汇票贴现利率,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接受,“毕竟只是赚得少了,还不至于去找更高利率的信托公司或者民间高利贷。”

连锁效应初显?

据翁航透露通辽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此前钢贸业在资金上有一个1∶3的规则,即做一单生意需要准备2~3倍的资金来保证正常运作,不过实际上这多出来的资金更多地被用在了其他业务上,比如疯狂投资建设钢材市场、借高利贷或者PE等等,资金的滥用导致钢贸生意风险大增。

“2012年以前这种现象很多,但经过去年到今年两次大的逼债洗牌,这种状况已经大幅减少,一些不良资质的企业,被清除出钢贸企业的队伍,去年是钢贸行业去杠杆化的一个过程,今年可能是去金融化的过程,钢贸领域的融资慢慢回归贸易的本质。”翁航告诉记者。

他提到两次大的逼债洗牌,一次是指发生在2012年10月15日至11月15日,集中发生的27件银行起诉钢贸商还债的案件;另一次是今年3月18日至4月17日,案件数量飙升为209起。

翁航表示,“钱荒”要客观来看,市面上流动性不缺钱是肯定的。他认为,此前国家投放的4万亿刺激政策对市场的影响还在,流动性并没有出现紧张,而是市面的金融需求增加了。

“而银行每到年中都有一个存贷比的考量,每个季度末期都有这个考量,银行出于这个考量需要增加存款,也是致使这次拆借利率飙升的一个原因,进而加剧了钢贸商的融资难度。”

他进一步表示,钢贸领域去金融化,回归贸易本质实际上就是通过市场调节,让资金老老实实地用在钢贸行业上,另外银行对钢贸领域的贷款融资虽然是加强了监管并进行收缩,但并不会一刀切,最主要的是加强对真实交易的审查。他表示对一些可以提供、保证真实交易的钢贸商,银行还是愿意放款。

不过,西本新干线首席分析师邱悦城对记者表示,当下银行体系资金的紧张还将持续一段时间,这使得原来就受到严格限制的钢贸行业贷款更加困难,资金的紧张对钢价走势也将进一步形成抑制影响。

此外一则消息则让记者注意到资金的紧张不仅是对钢价,而是对钢厂本身都开始发生影响。大江网报道称,6月25日上午,大批原材料供应商聚集在萍乡萍特钢铁有限公司门口,据称这些原材料供应商向萍乡萍特钢铁有限公司讨要货款时一直遭到推诿,随后发现该公司董事长董建乐和总经理董建武突然失踪,经多方打听,才知道二人已携资2亿元出逃。

在钢铁行业,钢贸商已经成为钱荒的第一个接棒者,而小钢厂似乎会紧随其后,多米诺骨牌会在哪一站停下来尚不可知。

友情链接:

一言既出网 | 美国通用动力公司 | 开店必备 | 什么叫恋爱 | 如何建立博客 | 眼罩淘宝 | 时尚大码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