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奇志大兵小品台词 >> 正文

【华文小说】六十甲子轮回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的祖爷爷在未解放之前曾是比较富有的地主,但他不是那种残暴人性的那种,也不是以恃有钱有势欺压农民的那种,是一个慈祥、心地善良的农庄主,由于祖奶奶没有生育,他就先后娶了七个老婆,这些姨太太都是普通老百姓家的女儿,都是自愿跟了我的祖爷爷的,其中有30个佣人,有些是自愿心甘愿到府上做的,有的是因家庭生活无着落而卖身的,诸如之类,一时也说不完……

祖爷爷是一米七八高,看上去高大伟岸,年轻时非常英俊,老时也不减当年,加上有丰富的生活阅历,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生活巨变,造就了他今天的成功。未能解放时候的他,在当地是很有名的,因他乐善好施,从不摆架子。以前祖爷爷是长在很普通的老百姓家,可他不甘这样平淡的走过这生,读完私立后,十八岁前他就出去跟人家学做生意,因当时家境并不怎么富裕,本钱也不多,因此曾贩卖过烟土、水果、皮鞋、咸鱼,可这些无法满足他的雄心壮志。

在祖爷爷二十岁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个镇上偶然认识了祖奶奶,就娶了我的祖奶奶回来,说起他们还有一段渊源,她一个小家碧玉,长得很小巧诱人,却具有一种威严。祖爷爷是怎样得到她的心呢?由于当时警察瞅得太紧,祖爷爷做完最后一桩烟土之后就金盘洗手,就经营起胭脂水粉这营生。

有一天,他拉了一车脂粉到隔壁的镇上叫卖,祖奶奶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好奇地出来围在车子边上,她挑选了半天,也选不好,后来祖爷爷精心帮她挑好了,那时的祖奶奶看着那些脂粉爱不释手,待到回到家里还从门缝里偷偷窥视我的祖爷爷,立即被他高大英俊的样子迷住。这家人只有她一个女儿,她父母老早就想招一个男人进家门了,可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经女儿一说就心动了,他们打听了祖爷爷的家庭情况,觉得还不错也不是很贫穷的人,就是当时的家里也是只生一个男孩,可能不愿意入赘吧!

后来,经过介绍人说了以后,祖爷爷决定不顾父母反对,可喜的,两个人一见如故,很快就粘上了,最后还是入赘女方了。祖奶奶家当时算有钱人,她家里是经营那种烟花爆竹之类的生意。祖爷爷入赘以后,他也不做那胭脂水粉的生意了,他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认真学习,见有更大的空间有待发展,其岳父见他好学又有上进心自己的年纪又大了,就把这烟花厂交给他打理了,然后祖爷爷就增大了那烟花爆竹厂,以往是在本村卖,后来推销到外村,还有镇上,生意越做越大,从岳父的大三缸炮粉增成九大缸炮粉,以前的炮粉都是用大缸来装的。可遗憾的是,祖奶奶一直没有生育,也不知是谁的原因,祖奶奶心里愧对祖爷爷,就命人先后纳了几个小妾,春香、梅花、晓环,三年过去了也不见动静,就在第四年的后半年,第三个小妾,晓环竟怀上了,一下子,府上一片喜气洋洋,晓环是更加是受到特别保护起来,一点也不敢大意,祖奶奶从不耍大婆的威风,她总是和身边的姐妹们和平共处,关心体贴。跟着晓环有喜之后,就不断地张罗小孩用品所需的东西,用了几千大洋,毫无计较之意。

这是后来听太爷爷说的。

第二年上旬,三姨太晓环产下一男孩,这是天大的喜事啊,祖爷爷当时不在家,祖奶奶便命人快马加鞭报信,祖爷爷收到信后,连夜从外地赶回来,不巧回家途中又遇到大水,祖爷爷心急如焚,花了好几百块大洋才得以安全回家,看到躺在小摇篮里的宝贝(就是我的太爷爷),高兴得大笑起来,哈哈,老天爷呀!不会亏待我,我终于有后了,谢谢你的恩赐呀!也许是平时我乐善好施积的德吧!(我们家祖上一直是单传。)为了我太爷爷的出生,祖爷爷祖奶奶大摆了三天筵席,请村里所有人和远亲近戚都过来庆贺。当然,因为有钱,所以又唱一个星期大戏。总之,太爷爷的出生给全家人带来了许多欢乐。祖爷爷不惜重金请奶妈,请了三个奶妈,又请了两个私塾先生,祖奶奶更是爱不释手,整天捧在手心里呵护有加。

只可惜好景不长,就在太爷爷七岁时,管家带太爷爷到附近镇上购买些玩耍的东西。那一天,天阴沉沉的,仿佛要下雨的样子,太爷爷正扯着管家闹着要买两个斗鸡,管家只觉得下眼睑跳过不停,甚觉不妙,连忙拖着吵闹的太爷爷往回赶,太爷爷不肯,调皮争脱了到处跑,把那老管家累得气喘吁吁,后来太爷爷闹够了,就静下来跟着管家上马车回家……天越来越暗了,刚回到邻村就听到有人说:“哎呀,遭殃了,裴家的烟花厂爆炸了,没有一个人能幸免,还秧及到整条村子!死的人不计其数!”太爷爷不懂事,还玩风车呐!管家吓得脸都白了,连忙催着赶马车的人快往回赶。果然不出所料,刚回到村口,就发现烟雾迷漫,炸死的尸首到处都是,管家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也知道出了什么事,保命要紧,念及老爷生前对他不薄,便带着七岁的太爷爷连夜逃往他乡了。

在一个月色明亮的晚上,逃到了一个偏远的小镇,当时已是半夜时分,四周万籁俱寂,月亮星稀,管家却见旁边有一户人却张灯吉彩,喜气洋洋。便忙上前打听是怎么回事。原来这家人也是新迁过来的,从山东迁到这里,管家忙请求守门的人引见这家的主人,能否收留他们,无论做什么苦工都可以,能给口饭吃就算不错了。看门的人看到他们虽说风尘仆仆,去也气度不凡,也不敢怠慢,就领他们主仆二人进去见了这户人家的主人。管家见了主人裴业鑫,他隐瞒了炮竹爆炸的整个事件,就说老家遭了水灾,逃难出来的。说来也巧,这家人也是姓裴的,听说我们祖上姓裴也是从山东搬出来的,说起来似乎还沾亲带故的,这家的主人也是做生意,平时见多识广,也是性情中人,对人慷慨大方。听完管家的诉说,便收留了他们,就这样他们就在裴业鑫家住了下来。裴业鑫见管家谈吐不凡,好象是有文化之人,就询问一下他想干点什么合适,管家是读私塾出来的,也算是有点文墨,而裴业鑫在镇上有间店铺还没有人打理,见管家一脸正气善良的样子,就安排他去打理镇上那间铺子,这样下来太爷爷和管家的生活也有了着落,在裴业鑫的家安顿也下来。管家也算是有良心之人,他当时也没有家眷,就把太爷爷当成自己的亲儿子,抚养成人。后来管家向人打听,烟花厂爆炸的原因,原来祖爷爷为了试验自己特制的新产品,亲自敲打填粉,由于天气燥热,用力过猛,着了火,引发了九大缸炮粉的爆炸,你可以想象九大缸炮粉爆炸的威力是何等厉害了,当时祖爷爷惊恐大声狂喊:所有人都快走!但一切都是徒劳,所有一切都晚了,就算神仙也救不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引发了一个炮,一连串全部爆炸,好在管家和太爷爷去了镇上才得以幸免一死,家中没有剩下一个人可以免于非命……

也不知何年何月,那天,天暗沉沉的,偶尔响一声雷或出现一个闪电,管家把裴业鑫的当铺打理得有声有色,为了以后的生活有着落,太爷爷十三岁就在裴业鑫当铺做了学徒,这个小镇热闹非凡,到处穿梭着勤苦的人们,每天到处都是沸沸扬扬,到处叫卖声,谩骂声,吆喝声,店小二提着茶壶热情地拉长声调的招呼声……太爷爷就在这样的环境和乱世在当铺开始了他的人生。

一场风又一场雨过去了,转眼间太爷爷已二十一岁,长得高大伟岸可以说和当年的祖爷爷相提并论了。此时的他已成为一个精明干练的商人,老管家因病撒手归西了,临死前紧紧地握着太爷爷的手,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眼定定睁着,最后抽搐几下停止了呼吸,年终65岁……太爷爷用手合上他的眼皮,痛哭失声之后,然后雇了马车送他的骨灰回故乡,按照当地风俗习惯入土为安……

经过被炸的裴氏大院,曾经昌盛丰裕热闹的庭院,至今只是一片废墟,偶尔听到几个怪鸟的鸣叫,凄凉而冷嘲,太爷爷逗留片刻便命赶马车的继续赶路,一路上天空微蓝,偶有几只小鸟相互嬉戏……

太爷爷重新回到镇上,店铺的老板裴业鑫年纪也一大把了膝下竟然没有子女,见太爷爷和自己同姓且又生得一表人才,人又老实好学,头脑又灵活,便放心把店铺交给他经营管理了。

太爷爷二十五岁那年兵荒马乱开始了。裴业鑫老板知道自己快不行,便认了太爷爷为干儿子,娶了镇上一家卖丝绸人家的女儿王小莺。婚后,小两口倒也相安无事,生活富足悠然自得。可是过了不久,战乱开始了,做什么都不顺,什么生意都不好做,最后生意也做不成了,整天在炮火纷飞阴影下过日子,吃、使全用老本,日子久了,坐吃山空日子渐渐困窘起来,最后在日本鬼子占领了整个镇,太爷爷被迫搬到一个离镇上很远的村落躲避,后来又听说那小镇也被日本鬼占领后,见没什么人在镇上住,都偷偷迁徒其他地方,日本鬼子一怒之下就炸平那个曾经繁荣热闹的小镇。

太奶奶一连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老大是我未曾见过面的爷爷,老二是战乱时嫁到一个穷人家去,生活潦倒,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因为嫁得远我爷爷也没有接济得上她,不过当时爷爷也刚够糊口,我爷爷二十三岁那年和村里一个普通人家女儿相爱了,最后结了婚,婚礼简简单单,女方家稍有点积蓄,只有一个女儿,陪嫁倒也丰厚。

爷爷是个勤劳的人,什么都肯做,苦力、买卖干起来从来不歇,奶奶名叫金凤,先后给爷爷生了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老大是女儿,十八岁那年嫁到邻村,生活倒也过得去。老二到山上放牛,由于牛受了惊吓,狂奔起来一脚蹬起,把老二蹬得老高,最后跌下山谷,死的那年才十一岁,老三出生还没满月,染上风寒也夭折,老四死于哮喘病,整天咳嗽不停二十几岁撇下爷爷奶奶就走了,其他的也许不知什么原因,我父亲排行第八,轮到我父亲时,生活变得艰难不堪起来,爷爷奶奶在解放前藏有许多宝贝,有玉器、金银首饰被那些江湖佬骗得一干二净。我父亲从小就开始干活了,书念得不多,高小就辍学了,每天推着一辆“沙车”(木头做的独轮车)推起来发出“咯咯”的声音,到山上砍柴然后推去镇上卖,以维持生活,当时穿一件“半筒裤”,由于树枝钩撕裂开了,奶奶也不帮他补,所以村里人都说他穿半边“水裤头”,总是拿这个嘲笑他。

那时农村人的生活贫贱极了,但也一样地要过下去。解放后又搞一次文化大革命,但凡有点钱的或有点文化的人都遭殃。那些红卫兵嚣张,比日本人还凶残厉害。文化大革命过后又大锅饭,接着就是各村、乡、镇大搞水利,父亲是家中唯一的男丁,所以生产队就指定他要去,搞南流江水利,任团长,而这个时候,母亲在那南流江做宣传队队长,就在这艰苦的环境,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联系,他们就这样认识,一段青涩的爱情从此拉开帷幕,那时候的母亲,身高1.54米,肥肥胖胖的,性格开朗,可爱,能唱会跳,打着两条大辫子,每天都在甜美的笑容里度过,母亲那灿烂的笑容总是感染了工地上的每个人,也深深地吸引了父亲的眼光。

南流江筑堤,就像古代秦始皇年铸就万里长城一样恶劣,与之不同的是我们是新社会,不是被强迫的,而是带着一种责任感和带着一种精神去修筑,每一担沙都注着一份感情,所有的人都有一种团体精神,不管烈日酷暑,或寒冬冻冰,或日晒雨淋,都坚持不懈地担沙,当时,这个伟大的工程也得以顺利完成。当时是大锅饭,母亲她们这一队宣传队除了负责这炊事工作还要搞宣传工作。早上六点敲钟,炊事员们早就做好早饭,然后排队分饭,那种情景类似旧社会救济难民的情景略有所同,村里有一名光棍叫“红凯三”,因个子高大,饭量也大,轮到他时,总是叫我母亲多分三勺饭,可大伙都对他有意见,因为他人高马大,却懒得如一条蛇,母亲却总是不计较他的勤劳和懒惰,多分给他三勺,怕他饿着会出事,还是安全为主,因此大伙给“红凯三”起了个名,叫“三瓜壳”,用我们的土话说“三瓜壳”就是勺,因每次母亲分饭总是分给他三勺,因而得了这个外号。渐渐地红凯三被人遗忘了,而三瓜壳却叫得响了,因为我母亲的引导教育,三瓜壳工作也不再散漫了,不过,看我母亲的眼神总是有点心猬锁,直到我父亲出现在我母亲身边,他才收敛,才悻悻地离母亲远远,不再起什么坏心思。

“北京的金山上……”录音机在工地上大声地响了起来,母亲又开始在工地上教宣传队员跳舞了,因为晚上劳动的人们收工后要看表演,所以她们一有空就练舞,俗话说台下十年功,台上三分钟,为了不闹笑话,宣传队员练得还是很投入的。

“春花,你的手举高点,姿势摆优美一点,不用那么生硬,放松点,嗯,对了,就这样摆放”。春花随着母亲的话句舞弄着,值到母亲满意为止,春花是母亲的闺蜜,不过她长得高大,大手大脚的,有点象男人一样粗犷,架势。

她好几次申请去干活,但我母亲不想她那么的劳累,强迫她在练舞,可她却说:“放了我吧,我情愿挑五担沙也不愿在这里瞎折腾。”我母亲却很有耐心地引导她鼓励她,“这不,现在跳来又滑溜多了。”傍晚时候,收工的钟响了,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洗手后,又依次排队分饭。宣传队忙着分饭的工作,长长的队伍慢慢地散了,领了饭的人们有的蹲着往嘴里扒饭,有的站着不歇气地扒,有的围成一圈喝着一些“土炮”,土炮就是自家用大米自蒸的米酒,喝了两口下去,话又多了起来。待到酒足饭饱之时,人们围成了一个圈,坐得整整齐齐的,有的抱起烟筒抽起烟丝来,一边小声拉着家常,一边悠闲地看着宣传队的精彩表演,忘了一天的辛苦劳累,第二天又精神百倍担沙了。共产党的政策永远都是严密的,共产党的口号永远都是叫得最响,那时候,人们总是响应党的号召服从党的安排,党的任命。

小婴儿癫痫症状
癫痫病有哪些好的治疗方法
如何降低小儿癫痫危害

友情链接:

一言既出网 | 美国通用动力公司 | 开店必备 | 什么叫恋爱 | 如何建立博客 | 眼罩淘宝 | 时尚大码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