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哪天是排卵日 >> 正文

【酒家-散文】牵手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夜色降临,城市灯光渐渐亮起。

走在大街上,路灯将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是怪异,让人想笑。

女儿不老实地走,我不得不紧紧地拉住她,生怕她摔倒。女儿才一岁多点,可爱得紧,见了我便是“爸爸”地叫,喊得我心里甜甜地。也难怪,女儿一出生,晚上便是我带着。每天下班回去,女儿便到了我手里,抱着吃饭、睡觉、换尿片、喂牛奶……一直觉得:女儿现在便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人了。

结婚三年,最初的甜蜜与激情渐渐趋于平淡,日子就如那浅浅的流水,没有波澜。女儿的出现,让生活多了几许期盼,多了无数的色彩。我很享受,这样难得的平静与平凡真实的甜蜜生活。

夜,完全笼罩了大地。

街上的人越来越多。

妻捅捅我的手臂,小声道:“大姐……”

我抬头,大姐和新姐夫在正笑着向我们走过来,手挽着手。寒暄中,大姐眼中的笑意,让我真心高兴。她的眼睛是亮的,跳跃着快乐的光芒,那般真实。

大姐结婚快一年了,是再婚。新姐夫比她小两岁,斯斯文文的。记得去年夏天她打电话给我,说是要结婚了,让我去喝喜酒。挂了电话,我心中一阵怅然,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大姐真的要嫁人了,却不是和原来的姐夫复婚,人生真的就是这般多磨么?大姐和原来的姐夫结婚十年,初识时,姐夫便对大姐百般追求。后来,顺理成章地结婚生子,他们的感情,在我眼中,一直很好。我一直觉得他们是一对完美的夫妻,会爱到天长地久。

初识姐夫,是在他们结婚的第五个年头了。长久在外求学的我,并没能参加他们的婚礼。那年我考了家乡的公务员,被分到偏远的小乡镇,上班必须得深入村子,摩托车便成了必要的交通工具。父母让我去找姐夫,找他教我如何骑摩托车,顺便去买一辆车子。姐夫是乡镇干部,去找他时,正好是星期天,他无事在家。他个子不高,话语蛮多,很是热情,感觉他是个很真诚的人。

去姐夫家,也是为了看看舅舅舅妈。姐姐姐夫平时上班忙,没有时间带那一岁多的孩子,只有交给父母。从小,舅舅舅妈就对我很是疼爱,很是关心。我长大了,毕业了,工作了,也该去看看他们。

在姐夫家住了两天,很是开心。和舅舅舅妈、姐姐姐夫都聊了很多。特别是姐夫,他给我讲了很多关于乡镇上工作的事情,需要注意些什么问题。他,给我上了工作之前的第一堂课。虽然,他更多的是讲了在农村工作的种种无奈,让人灰心。但至少,给我一片空白的脑海,注入了一些需要警醒的事情,让我不至于从美好的大学生活一下子转入残酷的社会竞争,那转变,我到现在都觉得,很残忍。

姐夫对舅舅舅妈很好。他在家的时候,总是争着做家务,做饭、炒菜、洗碗,甚至给舅舅舅妈倒洗脸水、洗脚水。亲生儿女都未必对父母那么好,姐夫做到了。我那时,深深地为舅舅舅妈感到高兴,相信他们辛苦一辈子,老来终于有好的依靠了。

世事难料,前年,姐姐姐夫关系开始发生变化了。人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或许是真的。柴米油盐,日子在平淡中逐渐让甜美的爱情走了样,拌嘴成了家常便饭。经常听大姐说起他们吵架的事情。我便劝姐姐,在一起是缘分,还是珍惜吧,忍忍也就过去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姐姐终于发怒了。他们打架了,打得很厉害,姐夫甚至动了刀子。警察来了,但,家务事,谁管得了?听到那件事情,我很愤怒,也很悲哀,想不到他那样没有风度。但,我仍然幻想,他们会和好如初,因为,他们有孩子。

孩子还是不能成为他们和好的理由。当吵架和打架成了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那样的日子,还有什么乐趣?他们终于还是离婚了,孩子归了姐夫。那段日子,每次见到姐姐,她都是神情落寞,连眼睛都是灰暗的,没有光彩。妻笑说,姐,你应该去美容了,愁成这个样子,真是对不起自己。姐姐总是叹息。

时间是最好的药。

伤痕总能在时光流逝中痊愈。大姐渐渐走出离婚的阴霾,日子总算有了晴空。每次见到大姐,总是有所不同。衣服穿得新潮了、头式变时髦了、更加有气质了……最让我欢喜的是,姐姐的眼里,有了神采!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完全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姐姐有了更多的快乐,我也便有放心了许多。

后来,姐姐又恋爱了。但我总觉得他们以前的那段婚姻太过可惜。我是一个念旧的人,我天真地以为,经过岁月的磨练,他们或许会觉得,最初的爱才是最完美的。但,我错了。姐姐的再婚,让我对现实有了一些新的看法:并不是所有的恋情都有美丽的结局。

……

在街上和姐姐姐夫寒暄了好一阵,才道别。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妻说:“看,他们还牵着手。”

我笑了:“不用你说,我都知道。从看见他们到现在,他们的手一直是牵着的。”

妻说:“真好。”

街灯依然辉煌,人群依旧拥挤。街上的人们,手牵手的有多少呢?

2010.8.4

小儿癫痫病特色治疗方法
治疗好癫痫要多少钱
陕西治疗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一言既出网 | 美国通用动力公司 | 开店必备 | 什么叫恋爱 | 如何建立博客 | 眼罩淘宝 | 时尚大码女装